e世博官方网站

湘西团结报

“省直队,加油!”“师部队,加油!”随着嘟的一声哨响,尘土飞扬的简陋球场上,身着灰色短军装的两支队伍你争我抢,运球、过人、传球、投篮一气呵成,球进了,赢得一片叫好声,“好球!”声传遍整个村寨。

很多人难以想象,这是86年前茨岩塘柯树寨上开展的篮球赛。比赛的是当时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红军,观看比赛的不仅有驻地的红军战士,还有当地土改委员、赤卫队和百姓。在那个前有围堵、后有追截的残酷战斗环境下,篮球赛的开展充分表现了红军顽强乐观的革命精神状态。

茨岩塘柯树寨四面环山,中间平整宽敞。1935年红二、六军团在茨岩塘建立革命根据地时,红18师师部驻在这个寨子。

在残酷战斗的间隙,红18师坚持军事训练和体育运动,始终保持着强大战斗力和良好精神面貌,给贫穷山区带来了新气象,也给了老百姓体育启蒙,观赏性较强的篮球运动在当地影响最为深远。

红军驻防不久,就在柯树寨正中一块地势略高、四方周正的空地上忙活起来。53团的红军自己动手,先是砍光草丛,填平土石,平整出一块不大的训练地和篮球场,中间挖出几道浅浅土沟边线的是篮球场,四周是一圈跑道,外围几处宽敞的地方,树起一排木单杆、双杆和木障栏,用于体操训练。然后从山上砍来笔直的杉木做球架,拼装出篮板,再用楠竹条编成篮筐,一个简易的篮球场就成型了。

部队休整期间,红18师的战士们就在这方平地上开展军事训练和趣味性运动。清晨,随着师部一声号角,散居在农家的18师战士匆匆洗漱,带着、大刀和梭镖,跑步走到坪场集合,“同志们,快快来拿着枪,我们是工农的武装,要消灭帝国主义,要创造苏维埃新世界……”的出操歌响彻山寨。列队慢跑之后,战士们排兵列阵练武习拳,“踢腿削刀”“背刀跺脚”等,劈杀挡刺、腾挪跳越,伴着阵阵喊杀声,动作整齐划一、刚劲有力,气势十分威武雄壮。最后分散开展射击、投弹、刺杀、爬山、武装越障碍等练习,一时间,整个寨子热闹非凡。

最能体现趣味性的体育运动就是篮球了。当时条件艰苦,没有篮球,战士们说,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。他们自己动手,拿牛皮缝制篮球,用稻草、棉花和麻条填充,这样的篮球当然没有弹跳力,红军就像玩橄榄球一样,以传球为主,相互传来传去,传到篮板下,把球投进篮筐中为得分。

不光是战士们热衷打篮球,红军指战员也参与一起打球。任弼时、贺龙、关向应、王震、萧克等领导人也会在空闲时和战士们打一场,中途休息时,还经常和战士们讨论一下球技和战术。任弼时就是爱好篮球的“热角”,他每次和战士们打得汗流浃背、尘土满身,却乐呵呵地说:“军队嘛,就要像这样有生气、有活力。打篮球好啊,既能强身健体,又能增强思想交流。”贺龙军长也是光着膀子和战士们打成一片,还常把打球和打仗拿在一起说事,说:打球就和打仗一个道理,一个要比作风过硬,就是要敢争敢抢,不畏强也不轻弱;二是要比团结协作,配合默契,不能各打各的;三要比攻防战术,攻要攻得进,防要防得稳,才能掌握主动权。

特别是经过板栗园、桃子溪、招头寨几次大捷后,根据地相对扩大和稳固,战士休整和训练的时间多了,柯树寨里的红18师和省直机关战士经常临时组队打比赛。晚饭后,战士们和乡亲们三三两两聚在篮球场边,18师师长张正坤拿起一个冲锋号当哨子,“呜呜”两声,两支队伍就来到球场中间,一一站定位置,两个中锋伸长手臂和脖子,像两只跃跃欲试的斗鸡,“呜”的一声,球已离手,跳到球的中锋刚一落地,便将球传给回场最快的前锋,奔跑、拦截,传球,防守,上篮,“好球!”场外观众发出雷声般的呐喊……尽管天晴一身灰,下雨一身泥,战士们却乐此不疲。

没有充气篮球,不能畅快地运球,几个球技很好的战士总觉得不那么尽兴。一天,张正坤师长在师部吊脚楼前喜笑颜开地对几个球队铁杆说,“你们不是天天喊打真篮球吗?”

说完,张师长从背后传出一颗真皮篮球,队员们一把将球抢在手里,端在眼前看个真切:这是一颗做工精细的篮球,“卅”字型的边线将球皮封得严严实实,拍在地上,嘭的一声弹上手,战士们兴奋地跳起来。原来这是忠堡大捷时,红18师从敌张振汉部缴获来的。张正坤师长说,贺龙军长已经吩咐食堂加菜,今天省直机关要和我们师部联队打一场,你们要给我打好。几个队员“啪”地一个敬礼,“请首长放心,一定完成任务!”便拍着球直奔球场练习运球了。

下午,省直机关队在任弼时、贺龙率领下来到柯树寨,简单寒暄几句后,两支比赛队就在球场你来我往地练球了。贺龙军长自告奋勇地担任裁判,张正坤急忙叫战士去拿小号,贺龙一甩手,将手指塞进嘴里,“嘘”的一声将整个球场震得一惊,比赛马上开始了。

左边,大胡子王震率“省直联队”健步如飞;右边,带着师部联队精神抖擞。双方队员入场,身着短衣短裤的运动员格外精神,双方亲热地在场中击掌致意。

哨声一响,双方队员你争我抢,在球场上满场奔跑,围追堵截,互不相让,好不勇猛。省直联队先声夺人,发挥命中率较高的优势,突破围堵,上篮得分,场外的红军女儿队等拉拉队起劲地高喊:“加油!加油!”

师部联队不急不躁,稳扎稳打,慢慢进入了状态,几个快攻下来,比分逐渐拉平几欲反超。此时,场外的拉拉队又不住地鼓起掌来,为师部联队加油喝彩。

打到最激烈时,大家谁也不让谁,拼命地抢球。任弼时站在场边和张正坤讲:“对嘛,这样看起来才有劲。人就得有一股子勇猛顽强的劲儿,今天我们在球场上敢打敢拼,明天我们在战场上就敢打必胜。”说得张师长连连点头称是。

比赛结束的哨声一响,大家都欢呼起来,输赢都不重要了,队员们却意犹未尽,相互缠着切磋球技。这边说,你这空中转身分球是怎么做到的?快给我教教!那个队员就骄傲地演示一遍。那边说,你这跑步上篮违不违规?另一个队员就认真地科普一番“三步上篮”的技巧。

红18师驻扎期间,柯树寨的军事训练和篮球运动持续了近半年,不仅让红军保持了战斗力,也让当地老百姓受到体育启蒙。遗憾的是红军长征转移以后,运动设施被地主破坏。新中国成立,实行农村合作化以后,这块坪场又被垒成三合土,成为大队的晒谷坪。现在,这里变成了一片庄稼地。

红军在柯树寨这个小乡村的篮球赛,如今只是一个传说了,但它就像一颗革命火种,在抗日战争时期,红军篮球赛发展成“战斗篮球队”,新中国成立后又在战斗篮球队基础上形成全军“八一”篮球队。这颗于战争年代产生的篮球运动星星之火,形成了新中国体育运动的燎原之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